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探险人工 >「人其实很脆弱」用舞蹈凝视福岛核灾 尾竹永子8月云门剧场演出 >

「人其实很脆弱」用舞蹈凝视福岛核灾 尾竹永子8月云门剧场演出

「人其实很脆弱」用舞蹈凝视福岛核灾 尾竹永子8月云门剧场演出

(芋传媒记者赖品瑀报导)「人其实很脆弱,一直製造出很容易坏的东西,但是还是一直製造。」日艺美籍舞蹈家尾竹永子面对福岛核灾,如此感叹人类行为。

2011 年 3 月 11 日,日本东北发生大地震与海啸,更引发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。因为这个核灾,日本政府疏散福岛居民,福岛从此成为禁区。2014 年起,尾竹永子五度前往福岛,更与摄影师约翰斯顿在当地进行舞蹈与摄影的创作。

「永子用她的身体带领我们前往福岛,一个展现人类意志强大却也脆弱不堪的地方。」受云门舞集的邀请,尾竹永子将在 8 月来台进行「身在福岛」演出,活动详情与购票资讯请见云门网站。21 日晚间,云门剧场经理陈品秀、摄影家刘振祥在「Lightbox」摄影图书馆以此为题进行对谈。

「人其实很脆弱」用舞蹈凝视福岛核灾 尾竹永子8月云门剧场演出源自暗黑舞踏 在福岛核灾现场展现人类的强大与脆弱

尾竹永子从学习舞踏、现代舞开始,发展出独特一套强调人与大自然互动关係的演出模式,曾获「贝丝成就奖」、「麦克阿瑟艺术天才奖」「美国舞蹈艺术节现代舞终生贡献奖」等国际顶尖大奖肯定。

2016 年,尾竹永子展开《身在各地》系列,巡迴全球 40 个城市。在这个系列中,往往是在学校、博物馆、展览或户外等非正规剧场的空间,以先播放影片、再进行舞蹈演出的方式,将观众的心灵带领到其他城市。

「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,带领你去另一个地方感受。」陈品秀如评论尾竹永子的演出。舞踏源自日本战后,因为遭受原子弹攻击,而面对战后的废墟、尸体,反思人类文明的进步。这套「阴翳美学」有着残缺、恐怖、丑陋的面貌,去挖掘艺术性的表现,尾竹永子的舞蹈因此缓慢、诗意并充满人文思考。

尾竹永子在 2011 年 8 月第一次进入福岛,进入管制区感受核灾。其后从 2014 年带着摄影师约翰斯顿,在当地进行舞蹈创作,并由约翰斯顿以照片的方式纪录。4 度进入福岛,重複在曾到过的现场,纪录、比较随着时间的改变,留下了 2 万 5 千张照片。

尾竹永子则将再把这些照片挑选、配乐、写下解释文字,剪辑製作成影片,在舞蹈演出前播放。

「我一直没有停下来,我一直在感受环境。」陈品秀解释,尾竹永子在福岛的舞蹈创作过程,他不断的舞动,而摄影师则负责捕捉当下。

「但是我就是想要回去,去看会核灾造成什幺结果。」陈品秀转述尾竹永子的说法,申请进入罕无人烟的警戒区,尾竹永子刻意选在核电厂周围的地区创作,并在影片中标明他当下与核电厂距离,也诚实指出「离电厂越远,我越自在」的心情。陈品秀表示,尾竹永子甚至进入核电厂周边的海域,进入在海水里跳舞,他说他其实不应该这幺做的,他也感到很害怕高辐射的海水,并不知道将会因此发生什幺事。

但尾竹永子要以此凸显,人类往往在还没有解决方案,不知道怎幺面对东西毁坏之后要怎幺处理时,就继续製作新的。

「无用之身在艺术中看到有用,他让你看到脆弱、疏离,他不要你直接看到他悲伤哭泣,他要你在他与环境的对比中自己看到。」陈品秀解释。

用照片纪录舞作学问大 云门御用摄影家刘振祥抛观点

尾竹永子为何不选择影片,而是以相片纪录自己在各地的舞蹈创作?刘振祥认为,虽然影片可以完整纪录舞蹈动作,但反而是照片才能让读者看到更多的细节。也往往是看到一张海报,就让观众回想起当时看到的舞作,这是照片能给人的连结。

刘振祥表示,从尾竹永子剪辑后的影片来看,这些摄影作品极少特写,甚至镜头不太移动,都是远观着尾竹永子跟环境的互动。显得非常冷静,彷彿摄影师几乎不带任何感觉,就只管纪录当下,且相互不打扰。

相较于自己长期与云门舞集的合作,由他再诠释编舞家林怀民想要的感觉,从来都不是只纪录剧院「镜框」里面的变化而已。刘振祥有时使用特写、有时自行决定要将动作凝结、或是捕捉残影,有时甚至要求舞者另外做出舞码里其实没有,但足以表达该舞作的动作。也就是说,在与云门的合作中,刘振祥必须设法找出能强化该舞作不同之处的元素来拍照。

拍电影剧照更是,与他合作的导演锺孟宏直接叫他不要拍电影里已经有的画面,因此他用跟电影有同样演员、同样场景等元素,另外拍摄和电影传达一样意念,但不同画面的「纸上电影」。

刘振祥推测,也许摄影师约翰斯顿也并非 2 万 5 千张照片全是这种「很平」的旁观视角,但可能是尾竹永子在剪辑影片时刻意捨弃了。因为他必须保留空间,就像是打开一个黑洞,留给他当场演出,也留给观众想像与凝视的空间,才能把观众带到他方好好感受。

尾竹永子来台演出活动详情与购票资讯请见云门网站
上一篇:
下一篇:

(☆_☆)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: